姬双平的“三不怕”

2017-04-11 16:24:40   来源:   点击:
【字体:

“这里为什么还没有拆?”“今天晚上咱们再开个协调会研究一下。”……3月25日下午1点半左右,城区副区长姬双平接待完最后一位征迁户,再次来到位于英雄中路工人文化宫附近查看“违建”清理情况。

自去年12月1日“五道五治”行动开展以来,姬双平放弃节假日休息时间,发扬“不怕困难、不怕吃苦、不怕惹人”的“三不怕”精神,加班加点奔波在主城区大小“拆违”现场,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跑8个征迁现场,接50多个电话,一天平均休息不到6个小时,成为全市“五道五治”行动中党员干部撸起袖子加油干的一个生动缩影。

今年57岁的姬双平,可谓是征迁“拆违”的“行家里手”。32年来,他从担任紫坊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率先在主城区打响新农村建设的第一枪,到先后调任城区政协、城区政府等部门,参加“路网征迁”“违建清零”“五道五治”集中整治行动,一次又一次冲锋陷阵“拆违”一线,特别是他拄着双拐出现在“拆违”现场的情形,更是成为城区“五道五治”行动中一道别致的风景线。

如今,在姬双平的带领下,城区范围内的60万平方米“违建”已经拆除38万多平方米。尽管征迁难度不断加大,姬双平还是再一次立下“军令状”:对所剩的20多万平方米“违建”按期全部清除,从行动上践行着“三不怕”的铮铮誓言。

不怕困难,有困难,怕了不能干

2016年9月26日,市第十一次党代会隆重举行。而就在这一天,位于西街民族广场的“违建”,在重压之下终于被成功拆除,成为城区向市委、市政府奉上的一个“献礼工程”。

说起这一次征迁,作为整个行动指挥者的姬双平,至今依旧激动不已。

“那才叫难!征迁计划都做好了,但一些部门负责人提出‘怕’,怕上访、怕闹事。”

“你觉得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只要把各种征迁方案再详细研究一遍,做到依法依规合理拆除。”

市委书记席小军对此事十分关心,现场听拆迁工作汇报,给大家加油鼓劲。

“有困难,不怕困难,怕了不能干。”专门赶赴现场的城区区委书记李国强,区委副书记、区长杨隽,以及公检法领导当即表态,一定要把这个任务拿下来。

就这样,顶着巨大压力,姬双平协调相关部门成功解决了这个十几年迟迟没能解决的难题。当天,伴随着机器的轰鸣声,违章建筑应声倒地,现场围观的千余名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这一成功事例,是姬双平征迁生涯中的又一个生动缩影。

“干了这么多年征迁,有不足也有收获,总觉得应该为老百姓多做点实事。”说起与征迁结缘,姬双平的思绪一下飞回到新农村建设的那段岁月。

从1987年在紫坊进行村内改造建设,到1994年与道路改扩建接轨,姬双平立足紫坊村“井”字型道路的特征,主动对接当时正在开展的紫金东西街、府后西街、太西路改扩建及西一环路建设,打通了对外通道。

1997年,姬双平在改造300户住宅的基础上,搞起新农村的高标准建设,率先提出不再批宅基地,统一进行5层楼的楼房建设。

从兼职常青农工商公司(常青街道办事处前身)经理,到2001年升任常青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主任,姬双平再次迎来新农村建设的有利契机。

此时,市委、市政府着手实施城市拆墙透绿工程,把常青街道办事处的15个中心村(含4个菜场)纳入城市建设范畴,西至屈家庄、东至柏后、南到南广场。

“一下子拆除几千间门面房,也遇到过说情的,找麻烦的,甚至暴力威胁的,但问题最后都解决了。”忆及当初,姬双平感触颇深,特别是唯一一个以街道书记身份参加城中村建设外出考察的殊荣,成为他多年来一直坚守在征迁一线的内生动力。

“无论是城中村改造,还是城中村建设,都没感觉到什么难度,真正的困难,是在二次城中村改造尤其是路网征迁中逐渐凸显出来的。”

2011年,城区领导班子换届以后掀起了继2007年之后的第二次城中村改造。姬双平兼任指挥部东片区的一名负责人。这时,政策配套不到位等因素开始成为制约城中村改造的瓶颈。

贴告示征求意见时没人,一到征迁就有搂着煤气罐威胁的,有二话不说爬上楼顶跳楼的……在西南关征迁中,一下子就搜出煤气罐80多个。”

2013年,姬双平从城区政协被抽调到路网征迁指挥部,直接参与主城区多条道路征迁、改造、护路工作。

“难度的确大,但总感觉太原、大同等兄弟市的城市建设能搞得风生水起,长治也应该有所突破。

突破,始于2016年七八月份,城区两次组织相关人员去山东日照考察城中村改造。

在第一次考察中,姬双平从日照市的东港区得到一个启示:同样是2007年启动城中村改造,面临各种征迁难题,日照市把城市综合执法局下放到东港区,先拆违、后改造,当年拆除“违建”47万平方米。

在第二次考察中,杨隽鉴于上次考察形成的初步思路,与姬双平带领城管、环卫等部门相关人员直接奔赴青岛黄岛新区,参观了国家编委确认的综合执法,学习征迁先进经验。

 “取经”归来后,借力正在开展的纬十五路征迁,姬双平带领相关部门连续打响、打胜了路网征迁、“违建清零”等“四大战役”。特别是在拆除庙道巷的第一战中,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了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大树不动,道路再向东扩5米”的艰巨任务。

“有困难,不怕困难,怕了不能干。”每一次面临征迁难题,姬双平总是重复着这句口头禅,处事不惊,从容应对。

 “在复杂的征迁实践中,一些家庭情况特殊的征迁户和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让征迁变得难上加难。但他却总在挑战许多不可能的事,也总能把这些‘不可能’变成现实。”自始至终一直跟着姬双平的城改办副主任栗春明这样总结道。

如今,围绕“五道五治”和“违建清零”,姬双平开始借鉴外地经验,把综合执法力量下移,派驻到街道,成功地在各个区域范围开展了清理工作。

            

不怕吃苦,就非得吃苦,不吃苦工作就没法开展

 

因为每天奔波在征迁一线,姬双平总是随身携带一个大容量的充电宝,以防手机突然没电。

但即便如此,一天高峰时近百个电话的记录,经常让他的充电宝不到多半天就被用完了。

 “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总见手机不离手,电话接了一个又一个,说到后来嗓子都嘶哑了。”城区城管局的许多执法队员一致说。

多年来,从庙道巷到城南路,从潞阳门路到西大街……每一个征迁现场,都留下了姬双平奔波的足迹。

 “好几次,我写完材料已经11点半多了,怕影响他休息就没打电话汇报,可没想到,他却在零点打电话询问情况。”从城区政协调任城区政府以来,政府办副主任宋宇龙亲历了姬双平多次加班加点工作的情形。

“从没见他晚上十一二点前回过家,春节也只休息了二三天。”言谈间,宋宇龙还专门拿出刊登在《长治日报》的一篇稿件动情地说,看一下一天的行程,就能知道他有多忙。

从早上7:30带领区公安、住建、国土等部门去城南生态苑东侧检查,到晚上23:30在城区信访中心接访征迁户,几乎没有片刻休息。送走最后一位征迁户,姬双平又拿起地图盘算着征迁计划直到第二天凌晨1点。一天加半夜的劳累,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超负荷的工作,让姬双平落下一个毛病,一劳累,就会头晕、心口痛。每当这时,他就拿出随身携带的药,胡乱喝口水咽下去。

曾经好多次,家人盼望着姬双平能生一场病,这样他就能好好休息几天。可当他真正躺在病床上时,家人才发现,即便这样,这种想法都很难实现。

2015年9月12日,姬双平被市领导亲自点将,去推动威远门路南路八大院的征拆工作。接到指示后,他在第二天就利用休息时间,来到市国土资源局查阅涉迁单位和住户房屋土地手续档案。

而就在进入门厅时,因为脑子里想着事,姬双平不小心被旋转玻璃门撞倒在地,造成右股骨胫严重骨折。

从手术室推出来的瞬间,妻女心疼地安慰他说,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休息?怎能休息!腿不能动,我还能说话。”姬双平的一番话,让在场的许多人感动不已。

接下来,在治愈腿伤的时间里,姬双平更是电话不离手,安排工作,和征迁户协商,咨询征迁工作中的具体事宜。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为了加快推动征迁工作,仅仅两个月,腿伤还未愈的姬双平就拄着双拐出现在现场。

从双拐慢慢变成单拐,从单拐再到瘸着腿走路,姬双平用一双拐杖丈量着征迁的点滴进程。直到现在,细心的人们还能发现,他走路时仍略微有些瘸,特别是走得多了更加明显。

 “他就是一个工作狂,城区所有的工作都做过。”一向不善言谈的城区政协学法委主任刘惠强,主动谈起和姬双平朝夕相处的这些年。

 “在街道任职时,他就养成每天早晨6点深入村内搞调研的习惯,多少年雷打不动,积累了非常丰富的基层经验和信息,成了既熟悉农村工作,又懂城市管理的行家里手。”

 “在一次征迁中,他和征迁户一直从晚上谈到凌晨1点,不厌其烦地给人家讲政策、讲道理。”接过话茬,栗春明补充道。

“不怕吃苦,就非得吃苦,不吃苦工作就没法开展。”在前往潞阳门中路附近查看”违建”的途中,姬双平把征迁工作形象地比作医生诊断病情,如果不熟悉周边情况,就无从下手。

多年来,正是凭借熟悉的征迁技巧和不怕吃苦的奉献精神,姬双平成功化解了一个又一个矛盾纠纷,让和谐征迁成为城区最强音。

 

不怕惹人,就非得惹人,工作干得越多,得罪的人就越多

 

1月21日,城区北石槽村。在数辆挖掘机的轰鸣声中,位于铁路口与解放东路交叉口西北部的6000余平方米违法建筑被依法强制拆除,一次性腾出违占土地20余亩。

这是城区开展“两打击一规范”专项行动中打响的第一枪、打胜的第一仗,更是自“违建清零”以来打掉的一处单户违占面积最大,非法获利最多,欠缴、偷逃税费最多,影响最为恶劣的“违建”。

对群众来说,这场战役维护了公平正义,形成了强大震慑,无不为之拍手称赞。

 “不怕惹人,就非得惹人,工作干得越多,得罪的人就越多。”为了圆满完成各项征迁任务,姬双平一次又一次在人情世故面前选择了坚持原则。

在城区威远门路南路八大院长期居住着一家,兄弟四户、祖孙三代、17口人住在一个二层小院,五间房里拥挤不堪。

交涉期间,兄弟四人蛮横无理,提出一大堆附加条件:必须给老父亲解决退休,兄弟四人都要有安置房,其中两人还要求提前办理退休手续。

“只要是合法、合情、合理的请求,我努力为你们解决,但无理要求一概免谈。”谈判现场,姬双平义正辞言。

之后,姬双平四处打电话为这家人寻找合适安置房,与相关部门联系落实老人的退休问题。他的这些举动,赢得了征迁户的认可,最终答应征迁,并和他成了好朋友,逢人就夸。

 “一天最多能接四五十个说情和威胁电话,如果每次都讲情面,或者怕报复,工作根本就没法干。”姬双平尴尬一笑说,征迁工作,特别是“违建清零”总会触碰一些人的利益,会惹人,会结仇。但总有一天,他们会理解,这样做是为了把家园建设得更美好。

让姬双平倍感欣慰的是,市、区政府部门,以及社会各界,特别是一些企业家在工作上给予他莫大支持。

直到现在,他还清楚地记得,市委书记席小军2016年4月4日在城区调研时明确提出,在“违建清零”中不能因为一粒老鼠屎坏了满锅汤,要持续发力扩大征迁战果。

当然,不怕惹人,并不代表不讲人情。铁面无私的姬双平,在征迁工作中也有温情的一面。对征迁中遇到的或“违建”区域内还居住的困难户,姬双平与征迁人员多次跑到住建部门,尽全力为他们争取各种政策补偿。

特别是在一次征迁中,一位老人在搬迁时还是好好的,可后来突然住院了。尽管和他没关系,但姬双平还是亲自联系院长、主治医生,帮老人从城区第二医院转到长医附属和平医院治疗,一直忙活到第二天凌晨2点。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如果不是拆违,16座公共厕所、15个便民市场、新建垃圾存放处等一系列民生工程就无法实施。”谈及征迁带来的成效,姬双平有一种发自肺腑的自豪感。

 “三不怕”就要围绕一个“干”字。如今,怀着对城市建设的一种特殊情结,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长治人,姬双平又开始在规范征迁程序和制度的每一个环节上动起了脑筋。

“我是长治人,我爱长治、了解长治,我愿意用自己积累的经验为建设美丽长治尽一份力。”

无数次,站在一片废墟的征迁现场,姬双平总是被这样的话语激励着,同时也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摘自《长治日报》)

相关热词搜索:三不 姬双平

上一篇:我区举办“两提一创”摄影讲座
下一篇:我区收看中央一号文件宣讲长治报告会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本月排行